首页  »  另类小说  »   家规第一部姨娘
家规第一部姨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 方便随时找到99热

家规第一部姨娘
  不知道怎么老是不会排版,有谁会排帮我排下吧,谢谢咯,个人原创,谢绝转载哦一架从纽约飞往上海的飞机在太平洋的平静的飞着,由于已是入夜,飞机里也是静悄悄的,偶尔有些乘客的梦话才会打破这寂静。而在飞机的头等舱里又是另一番的景象,诺大的头等舱仅有一男一女相拥在一起,虽已是凌晨时分,二人确毫无倦意,有着无数的话说不完。这二人已是结婚三年的夫妻,男的叫司马宇,乃是国内首富司马家的长孙,仪表堂堂外加1。85米的个子,自然是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无数的少女尖叫。而他旁的美女也是万中无一,身高足有1。78米,修长的美腿加上迷人的蜂腰,绝对乃是人间少有,更不用说她那绝世的容颜与一头飘逸的长发了,她就是司马宇的妻子柳旋儿了,二人在一起郎才女貌,怎能不叫人说是天作之合呢?只是此时司马宇的脸上仿佛有着无限的感伤,躺在他怀里的柳旋儿微笑着说:“小弟弟,姐姐漂亮吧?”“什么啊,你就不能正经叫句老公啊,我也仅仅是比你小半个月而已,老这样叫我,以后夫纲何在啊!!!”司马宇详怒道,但一提起“以后”二字,司马宇刚刚笑起来的脸又一次的沉了下去,柳旋儿仿佛知道他怎么了,又开口说道:“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姐姐了啊?整天说要吃我这吃我那的,真的要吃又舍不得了么?还是我年老色衰,肉也难吃了呢?”司马宇也知道她在打趣,慢慢的说:“旋儿,咱不回了吧,我不吃了,真不敢想以后没你我会怎么样啊,咱们下了飞机就飞回纽约去,以后再也不回来了”柳旋儿确抚摸着他的胸脯说:“你个小坏蛋,把我引进门来就不管了么,是谁引诱着我看<<淫女三吃>>来?是谁天天用他那高超的ps技术把人家又炖又煮啊?好不容易下决心把自己献给你,你却不吃了,你要不吃,我就把我卖了去,相信凭姐姐的绝世容颜怎么也能上了国宴吧?哼!!!”“总是说不过你,也不知道奶奶知道这个消息后会高兴成什么样子,都八十岁的人了,还是那么贪吃,这次不知道又想吃什么了,记得当初吃姨娘的时候奶奶可是费尽了心思呢!都十年了,估计奶奶都想坏了吧”“我也不知道呢,反正现在好期待呢,不过应该不会烤吧?毕竟牙不好了”“谁知道呢,不过肯定不会像国外那样仅仅是烤一烤的,没深度,让我再想想吧~”“旋儿,你怎么了?怎么低下湿湿的啊,难道又?”“讨厌死了,就会欺负人,绝对不理你了”,不一会,不安分的柳旋儿早已经忘了刚才说过的话,红着脸悄悄道:“色弟弟,吃姨娘那会的事你还记得吗?给我讲讲吧?”司马宇白她一眼:“我这人记忆力不好,十年前的事早就忘了,不过如果有人能叫句好老公的话说不定我一激动就想起来了……”“好老公,好老公行了吧,就知道欺负姐姐”“……”司马宇无语,对于他这个时而妻子时而姐姐时而又像个小妹妹的老婆他能怎么样了?想他司马宇不到三十岁便在国际金融叱咤风云的司马宇却对自己这位爱妻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了,好了,给您老讲讲吧,记得那是十几年前,父亲娶了一房小妾,已经30岁了,正是女人一生里最美的时候,她也无愧于美女的称号,贤惠的母亲与她的关系很好,一时间,家里也是其乐融融的。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三年,姨娘在父亲的滋润下也更加的美丽与成熟了,可是三年来,姨娘却没有给司马家再生个孙子,虽然姨娘她很是贤惠孝顺,奶奶和当时健在的爷爷也很喜欢,但你知道,凡嫁入司马家者,三年不孕,煮之众人食,以戒后人,这可是司马家首任家主定的头条家规千百年来虽然有很多家规停止执行了,但作为首条家规确实无人敢动的,在族谱上,共有86个司马家媳妇被执行此家规。别人嫁到司马家都是抢的生了,你倒好,专门不生,恐怕你是第一人了……”“好了好了,快点讲吧,就会吊人家胃口,跟那个飘扬的雪一样,这么久不更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结局,我最喜欢雪在烧了(客串,客串,大大别怪啊,赶快更新吧)。”“放心,以后更新了我会在梦里给你讲的,继续说我姨娘的事情吧:姨娘嫁入司马家,这条家规她自然知道的,自己三年未孕,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心里也有准备了,虽有些害怕,但还不至于崩溃,静静的等待那一天。该来的还是来了,在奶奶70大寿那天,酒宴过半,姨娘给奶奶敬酒,奶奶喝过酒后,看着她说:”芷雨啊,你嫁入我司马家已满三年了吧,虽你贤惠孝顺,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女人,但无奈你没有给司马家生下一男半女,家规如山,我也没法偏袒你,你看该怎么办吧?“姨娘知道终于来了,不语片刻,下了决心回答:”婆婆所说有理,芷雨深感自己罪孽深重,愿受家规惩罚,绝无怨言。“奶奶点头称赞:”不愧是我司马家的好儿媳,如此最好,半个月后便是宇儿的成人礼,你便做这宇儿成人的头份大礼好不好?“姨娘含羞低头:”听婆婆安排。“奶奶听了她的话很是满意,笑着回答说:”放心,我肯定会让你风风光光的走的,不会很痛苦,好了,剩下的这段时间你好好准备下吧,把该办的事都办了“。”是,婆婆“,姨娘低着头答道。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家里准备我的成人礼了,我是家里的长孙,而且这次又要把姨娘执行家规,家里非常热闹的。我也非常高兴,没想到自己的成人礼会收到这么重的礼物,那个时候虽然听说过流行吃美女,但自己还没有真正的体验过,更何况被食用的还是自己的姨娘,我当然更加的兴奋咯。姨娘那几天也是深居简出,除了一家人吃饭的时侯露个面,其他时间便与父亲呆在房里,等到最后三天的时候,姨娘连吃饭也不吃了,听奶奶说,她是要净身,就是把自己体内的赃物排干净,免得处理的时候有些不干净的东西让人不快,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时间飞快的过着,我的生日终于来了,早上我起得非常早,但我起来的时候院子里的人们已经忙碌了起来,偌大的院子里都是忙碌的人们,院子中央早在昨晚便搭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炉,上面打着一口直径足有两米的大锅想来那就是姨娘一会的归宿了;在离锅台不到两米的地方就是处理台了,处理台高一米左右,上面放着一块宽一米长两米左右,已经把表面打磨的非常光滑的木板,木板上还有几道分布均匀的沟壑,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等到中午的时候,人员已经差不多到齐了,由于那天是我的成人礼,肯定是要先把成人礼办完的,大家吃了中午饭,忙的祭拜祖先,又是感谢长辈,又是叩拜老师,礼节繁杂不说,光一身厚厚的古服就能把我压死,好在最后在爷爷的最后宣布下这成人礼才终于完成,这个时候也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期间姨娘一直没出现过,想来是在做最后的准备吧。
  礼毕之后,大伙就到了院子里早已准备好的座位上就座,三言两语着聊的等待精彩时刻的到来,看大家的神态就知道大家很是期待了。过了一会,爷爷奶奶正式就坐,管家张伯正式宣布道:“执行大典开始,罪妇入场!”随着张伯的声音,姨娘房间的门打开了,姨娘在丫鬟的搀扶下慢慢的走了出来,由于已经三天没吃饭,看得出姨娘已经很虚弱了,但较为平时又更加的漂亮了,那天她穿着纯白色的旗袍盘起了妇人发髻,加上由于娇羞而不敢抬起的头,我竟然看的痴了。
  路虽然不算长,姨娘由于身体虚弱却走了很长时间,她走到了奶奶面前,缓缓说道:“婆婆,芷雨不孝,犯下如此大错,媳妇甘受惩罚,只是以后不能侍奉您老左右,希望您老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听了这席话,奶奶非常感动,笑着说:“芷雨你有这份孝心我很满意,也舍不得你走,只是这家规无情,只有委屈了你了,不过你放心,咱们有咱祖传的药汤,一会你喝上一碗,就会一点痛觉都没有!”“谢谢婆婆,不过芷雨有罪之人,若无痛苦,何来惩戒之说,芷雨甘受这份痛苦,以洗罪身!”“好,不愧是我司马家的儿媳,你放心,我定会让你进英女堂的(英女堂是司马家为了表扬在接受家规过程中表现良好媳妇而设,在处理过后将其头颅用特殊工艺保护起来供后人瞻仰,到现在能进入的也才20多位)”“谢婆婆”然后姨娘看着我说“小宇,姨娘可以当你成人礼的礼物,感觉很高兴,希望你一会多吃点啊,不要浪费,以后要孝敬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作个有用的人。”“姨娘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忘掉你的,而且也不会浪费的,连一根骨头都不会的!”我不好意思地说,最后奶奶说:“好了,该开始了,要不然的话就误了吃饭的时间了。”姨娘低头应允,向爷爷奶奶扣了3个头后缓缓的向处理台走去。
  张伯和两个丫鬟早已经等在那里了,见姨娘走来,张伯高声道:“罪妇入厨,第一道:去衣!”两个丫鬟随后走到了姨娘的旁边,行了一礼就把姨娘的发髻打开了,姨娘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落了下来,美丽的惊呆了每一个人,随后在丫鬟的努力下慢慢解开了旗袍的扣子,姨娘在乳罩包裹下的双峰慢慢的露了出来,虽然姨娘有心理准备,但在众人面前赤身裸体,还是让姨娘的脖子都羞得红了,最后,姨娘身上最后两件衣物也脱了下来,终于一丝不挂的站在众人面前了。
  不待众人继续欣赏,张伯便接着喊:“去衣毕,第二道:上绑!”,底下等候的两位家丁拿着棉绳,上去利索的把姨娘双手狠狠反绑在了背后,虽然动作不是很粗暴,但看得出来姨娘绝对不是很舒服,只是舒服了旁边看着的邪恶的人们。
  “上绑毕,第三道:入台,净体!”张伯继续喊道,由于姨娘已经被绑上了,行动不便,两位家丁把她抬起来放到了处理台上,这时一个约有30岁的中年男人走上台来。“这是专门请来的净体师,听说很有一套,不过比起今天的大厨么,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了”旁边的奶奶给我说,不待奶奶说完,这个中年男人就缓缓打开姨娘的双腿,用一个小刀一点一点的把姨娘的阴毛剃光了,接着又是两个腋窝。可以说,此时的姨娘除了头发外身上在没有半点毛发了,中年人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水管后,又拿了个特质的刷子冲刷起姨娘的身体来,看起来很用力,因为姨娘的身体已经被刷子刷的通红,姨娘也在他的抚摸和洗刷下双峰上下起伏,娇喘连连。但这还没完,此时又一个家丁把一盆橙黄色的粘稠半透明液体拿了上来,中年人把液体均匀涂抹在姨娘的身体上,不一会竟然凝固了,听奶奶说这些黄色的液体可以深入毛孔把里面的污渍和毛囊都去除掉,这样才是真的干净了,姨娘的身体上除了脸部外都已经覆盖着橙黄色液体了。不一会,中年男人看时间差不多了,拿起小刀在姨娘的身体左侧和右侧的覆盖物上各划了一划,凝固了的覆盖物自然的分成了上下两办,然后在助手的帮助下把姨娘从那个“盒子”里取了出来,整个过程,那覆盖物虽然薄如纸,但却没有发生破裂,姨娘绝妙的身材被那“盒子”完美的体现出来,只是苦了姨娘,我看她满脸的汗珠,想来将毛囊拔出毛孔的感觉一定很痛苦吧!接着中年男人又用水管将姨娘的身体冲刷了一遍,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把水管伸进姨娘的肛门里,姨娘一惊之下不禁的叫了一声,随后有明白过来什么吧,渐渐平静了,我看到姨娘的肚子被水灌得有个足球大小后,中年男人才把水管拔出来,随后又开始挤压姨娘的肚子,慢慢的,水被挤出来了,只是没有什么赃物,想来姨娘已经饿了三天了,能有什么赃物了?饶是如此,中年男人还是来回三次才满意,同样的方法洗了阴道后,中年男人才向人们鞠了一躬后离开,可是姨娘却被她折磨的没有半点力气了。
  张伯见中年人离开了,知道是净体也结束了,于是快步的走上前去喊道:“净体结束,第四道:开身!有请刘正阳,刘大师!”一听刘大师的名号底下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刘大师,那可是中华秀色第一大师啊,如今便是国宴也只是由他的徒弟动手,没想到司马家竟能请到他老人家,真是不枉此行啊。躺在处理台上的姨娘听到张伯的话知道自己的最后时刻已经到来,不禁紧张了起来,后来听说是刘大师处理自己,心里有别是一般滋味,闭上自己的眼睛等待着。刘大师带着自己的徒弟走到了处理台旁,环视周围众人后目光放在了姨娘身上,一看仿佛吃了一惊,再在她身上几处地方一摸,不禁赞道:“老夫一生阅女无数,但若论起食材来,超过此女的不足三人,想不到老夫垂暮之年竟能遇到如此好的食材,真是有幸有幸啊!”随后向旁边的徒弟说:“开始准备吧”他徒弟听到后,将姨娘扶的做起后去了姨娘身上捆绑的绳子,又将姨娘平放在处理台上,然后从自己带的工具里取出了三条宽10厘米左右,足有三米长的带子,三根带子分别绑在了姨娘的香肩处、臀部、小腿部,而后又将带子与处理台固定,这样,姨娘在台上无论怎么挣扎都不会移动半分的,这也保证了一会处理的时候不会出现意外情况。见准备的差不多了,刘大师对躺在台上的姨娘说:“姑娘,老夫做菜有一习惯,为了保持新鲜,菜不下锅,绝对不能让食材断气,数十年了一向如此,故姑娘要多受些痛苦,老夫独创一套点穴手法,能封住你部分静脉,可也只能减你六分痛苦,今天这道菜更是复杂,忘姑娘你多多忍耐啊。”“大师放心,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请您不要担心。”姨娘说道。“如此甚好,那我就开始了。”说罢刘大师在姨娘身上的不同穴位上迅速的点了12下,其身后的徒弟把一个一尺见方的木箱子搬了上来,打开箱子,竟有足足36把样式大小各不相同的刀。刘大师从中选了一把五寸左右的开膛刀,在姨娘的身上用手一量,便从姨娘最后两肋骨的接口处往下划出一道口子来,足有三十厘米长,我看到姨娘紧咬着自己嘴唇,头上的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虽然已经去了六分痛苦,但剩下的依然让常人无法忍受的,姨娘能这个样子已经相当的令人称奇了。刘大师这时已经把姨娘的两片肉慢慢打开,清理着里面的脂肪层了,由于姨娘的腰本来就非常纤细,脂肪也没有多少,片刻就清理完了。刘大师这时候又是一刀将最后的一层隔膜划开,姨娘的内脏便露出来了,姨娘闭着眼睛喘着气,也许是已经适应了疼痛了吧,反而显得不那么痛苦了。这个时候,刘大师换了把钩刀开始取内脏了,先是把肠子,然后是胃,子宫,阴道等等,足足花费了20多分钟,换了15把刀,才把姨娘的内脏掏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心脏和肺叶没有拿出来,其他的部位都已经交给他的一个徒弟做配菜去了,由于刘大师技术很好,控制着姨娘没有出太多的血,看的出来姨娘还是很有精神的。接下来,刘大师拿了把大号的刀,转瞬间竟把姨娘的一双玉腿从姨娘的大腿根处卸下了,姨娘发出一声惊呼,等到反映过来的时候,一双玉腿早已经摆在了她眼前。
  此时,司马家的家丁已经把旁边的火炉点燃了,炉上的铜锅里的的水也马上就要开了,刘大师的徒弟把一袋袋配好的调料倒了进去准备熬汤料了。而处理台上刘大师拿起水管把姨娘的腹腔内洗干净后把他自己带的酱料均匀涂抹在腔内,他旁边的徒弟已经把一双美足从姨娘的玉腿上切了下来,然后把玉腿切成一片一片的。待他切完之后,把肉片统统浸泡在自己旁边的酱料中,刘大师看到准备的差不多了,便向着姨娘说道:“姑娘,下面我要放血了,不过放心,由于我的点穴手法,便是放血后你最少可以坚持一个小时的,不会影响肉质的。”姨娘这时候或许是因为疼痛,或许是无力了吧,只是点了点头。刘大师看到这样,便把刚才切断姨娘玉腿时封住的穴道解开了,血液随着破裂的血管汹涌的流了出来,过了几分钟,血液渐渐的少了,等一会就一滴也不留了,刘大师深提一口气用手掌在姨娘肩部一震,姨娘体内最后残留着的血液也排出来了,排出的血液顺着处理台上的沟壑流到了下水道里。这个时候,刘大师又从他的刀盒子选了一把小刀深入到姨娘的体腔内,随着姨娘痛苦的表情,姨娘身上最后的两样内脏被取了出来,姨娘此时虽然没有了心肺,但依然可以看到姨娘的脸上红润,精神也还没有萎靡,这刘大师果然有一套的啊。刘大师把取出的心肺给了徒弟,接着又把酱料涂抹在刚才没有涂抹到的地方,然后从另外一个酱料盆里把刚才切片的大腿一片一片的放了进去,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姨娘的腹腔里,最后把姨娘的一双玉足放到正中间,姨娘的体腔内正好装下还略有空余。此时他的徒弟递上了已经准备好的针线,刘大师认认真的的缝合起来,但却不是缝合肚子上的裂缝,而是缝合姨娘的阴道与肛门了,我刚有疑问,却见他的徒弟端过一盆从一个小火炉上熬出来的白色汤料,刘大师拿起勺子一勺一勺的往姨娘肚子里灌,直到汤料充满了剩余的空间,然后刘大师才满意的将姨娘的腹腔合住,小心翼翼地开始缝合。当缝合完成时,姨娘的腹部除了一条红线之外再也看不出与平时有何区别,更神奇的是那么多东西填充在姨娘腹腔里竟然身材没有走样,我不仅对刘大师佩服之极。姨娘以为已经完成了,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刘大师,刘大师看她一眼仿佛知道她的意思,笑着摇摇头,紧接着又拿出把片刀将姨娘在肩处的带子松开,在姨娘的胳膊处上,乳房上规律地斜些划出2-3厘米深的口子,对着姨娘说道:“这是为了更好的入料,基本上差不多了,可以下一步了。”他对旁边的徒弟一打手势,那个徒弟竟然拿上了一个不知什么制成的金属架子,细细一看,这个金属架子竟隐隐的有着女人的曲线,难道……?不出我所料,在周围徒弟的帮助下,刘大师把姨娘立起来放到了架子里,架子顶部的两个金属圈分别卡在姨娘的脖子和香肩处,侧面的四根支柱不是垂直向下而上贴着姨娘的曲线慢慢的向下滑去,连接到下方的一个正方形的金属框上,这样,姨娘虽然没有了腿,但是依然面向我们“站”起来了,我在远处看的呆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得人啊,虽然没有了腿,但是这种凄美的感觉让我至今难忘,姨娘似乎看到我的心思了,努力的抬起了头给我眨了眨眼睛,一个丫鬟上去把姨娘原本披散的长发又一次的简单盘了起来,一位成熟亮丽的姨娘又出现在我面前。刘大师看到这样的效果很满意,命人在姨娘的身上刷上了另外的一种酱,然后对着姨娘说:“姑娘,接下来这道程序你要好好忍受了,倘若你觉得不行,现在就给我说,马上就要下锅了,现在结果了你也没事,反而少受些痛苦,要不……?”姨娘此时已经没力气说话了,但是还是努力摇摇头表示要坚持下去,刘大师也不说什么了,吩咐了徒弟去准备,不一会,一锅滚烫的热油被端了上来,刘大师指着锅道:“这是我特地配置的料油,里面已经放了16种佐料,姑娘你可准备好啊!”姨娘微微点头,刘大师便顺着姨娘的脖子将那热油缓缓的倒了下去,此时的姨娘,虽然想努力的坚持,但是热油浇身的痛苦让她不禁的呻吟了起来,慢慢的,刘大师把一整锅的热油均匀地浇在姨娘的身上,姨娘原来洁白的皮肤在酱和油的作用下已经成了古铜色,看着姨娘竟然可以坚持下来,刘大师心里暗暗称奇,果然不愧是一等一的食材啊,随后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作品,向徒弟挥了一挥手,徒弟们抬着姨娘的铁架子向锅台走去了。
  张伯看到此景,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忙喊道:“开身毕,第五道:入锅!”锅台上的大锅早已经沸腾了,刘大师等徒弟们揭开锅以后,命徒弟们往锅里注入些许凉水,直到锅面恢复平静才停止,他向旁人解释道:“食材入锅,这一步极为关键,不能让她遭到破坏,假若沸汤入锅的话,不仅食材不能适应温度而容易发生事故,而且肉质忽然遇热,对将来的肉的品质影响巨大,只有从温水煮起,才能让食材慢慢适应温度,最后才能保持其最本质的味道!”众人点头称是,大赞刘大师博学,刘大师看到温度差不多了,才道:“好了,可以入锅了,姑娘,走好啊!”在一旁被人抬着的姨娘轻轻点头,刘大师的徒弟们便把她向锅里放下去,由于锅很大而姨娘又没有了五脏六腑,最后没想到姨娘竟然能在锅里漂浮起来,刘大师点点头仿佛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命人拿了另外一种锅盖上来,这种锅盖由两个半圆构成,每个半圆的中间又有个半圆形的洞,我已经猜到要干什么了,待徒弟们把该加的佐料加进去,刘大师大声说道:“封锅。”一声令下,两个半圆形的锅盖合为一个整圆,姨娘的头通过中间那个圆露了出来,脖子正好卡在了小圆之中,即保护了头颅不受伤害,又固定了姨娘的身体,真是太妙了,锅封好后,刘大师下令加火,火炉里的火由原来的文火逐渐的烈了起来,不一会,我就听见锅内的水沸腾了起来,姨娘的脸色越来越红,偶尔还从口里冒出一口热气,看得出来,她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了,过了一会,姨娘的眼睛渐渐的变得暗淡了,我知道,在几分钟内,姨娘就会离开我们了,就在姨娘的眼睛慢慢的合上我以为会再也睁不开的时候,我看到姨娘用她最后的力气睁开了她的秀目,然后微笑着望着我,仿佛对我说:生日快乐,然后他的目光就渐渐的暗淡了,最后一次闭上了她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过,只是,她的嘴角还带着微笑,就像睡着了一般,姨娘是永远的去了……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人们等了这么久早已经饿坏了,好在由姨娘内脏做的几道小菜已经做好了,虽不是由大师亲手烹制,但是大师高徒的手艺已经让人回味无穷了,干煸肥肠、糖醋子宫、熘肚片、红烧香肝……虽然只是家常小菜,但大家吃的格外舒心,当然,这只是餐前开胃菜了,美味还在后头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炖煮,大师宣布可以开锅了,家丁们先是把提前准备好的青花瓷盘子拿过去,这可是按照姨娘的曲线量身定做,大家把姨娘从锅里捞出来,将铁架子打开,由大师与其首徒亲自将姨娘放入盘内,姨娘的双手平放在身体两侧,头枕在盘子顶头的玉枕头上,嘴角的微笑依然没有散去,就像梦里有什么好事情一样,只是我知道姨娘永远的不会做梦了。
  刘大师把锅内的汤料乘出一些,浇在了姨娘的身上,之后一份肉汤俱全的美人宴便完成了。等家丁把姨娘抬入席间,刘大师紧接着就开始介绍了:“老夫人,您司马家人喜爱吃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此美好的食材若不用辣椒,恐怕你老以及各位是不会满意的,故老夫采用了上好的辣椒配72种佐料做成了这道水煮美人汤,参照的是以前水煮鱼的做法,但是如此上好的食材只做一个味道岂不是太可惜了?于是我又另辟蹊径,于食材腹腔之内又做了一道小菜,别有一番滋味,请各位品尝~!”“好、好、好,老先生不愧是国之瑰宝,一道菜竟然有两种味道,这是秒啊秒,那老身就先见识见识吧”奶奶早已是喜笑颜开,不禁拿起筷子尝了起来。
  奶奶的第一筷子先是在姨娘的乳房之上夹了一块肉,笑盈盈地放在嘴里,一入嘴奶奶就不断点头:“妙、妙、妙仅仅这一块肉我就已经觉得不枉此生了,大家尝尝,好好的尝尝”,奶奶的提意下,大家纷纷品尝,不断称妙,我由于是今天的主角,得到特别的关照,分到了一块臀肉和一个乳房,一口咬下去,竟没有吃到过如此好吃的东西,不禁狼吞虎咽起来,吃完后还不过瘾,虽然辣的满口发麻,但依然毫不迟疑地吃着,奶奶看我吃的香,笑道:“别急,别急,还有个菜了,别吃饱了吃不下了”我一想起,忙提议赶快开下一道菜吧,看看姨娘肚子里到底是什么美味,奶奶欣然应允,刘大师用刀将姨娘肚子剖开,一股热气瞬间从姨娘的肚子里冒了出来,紧接着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美肉,众人无不惊奇,这次由我先动,我用筷子夹起了一片大腿肉慢慢的放入嘴里,这片肉却不像外面的肉那样柔软,而是非常的劲道,让人在口里越嚼约有滋味,原先里面的汤汁已经融入肉里,倘若在醮上外面的辣汤,绝对又是另一番风味,果然不愧出自中华第一之手啊。最后众人动手,这顿饭是司马家近年来吃的最高兴,最美味的一餐了,最后我又分到了一只姨娘的美脚,让其他人羡慕不已。
  这饭一直吃到晚上10点多,等众人将姨娘吃的只剩下骨头的时候才意犹未尽的散去,当然,姨娘的头颅早在饭席间就已经保存好了,我没有忘记答应姨娘的话将众人没有动过的肋骨与脊椎骨保存了起来,天天堡汤喝,直到没有滋味了以后才喂了我的那条老狗。“司马宇的故事讲完了,而柳旋儿确好像还沉浸在了故事之中,不一会,仿佛想到了什么,猛然间问道:“小坏蛋,你说,你是不是也要把我的骨头喂了那条老狗?”“不会的,你放心,那条老狗已经死去好多年了,不过……”“不过什么?”“它的孩子还在!”“讨厌,要死啊,非教训你不可”二人就在头等舱里打闹了起来。飞机依旧是向上海飞去,明天,会有什么事情……